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留学生活 >

穆斯林移民最多法国将决定欧洲未来

时间:2015-01-26  编辑:法国留学预科网

  美国《纽约时报》1月11日发表该报专栏作家罗斯·杜萨特的文章《法国,欧洲的考验》。
 
  文章称,上周遭遇邪恶恐怖袭击的那个法国是一个几十年、几百年来对自身衰落感到焦虑的法国。它有充分的理由焦虑:自18世纪—那时它主宰欧洲并似乎准备支配全球—以来,法国的相对力量不断减弱,从英国海军到德国的军事压迫,再到美国流行文化的侵入性力量,这些对手令法国遭受了失败和屈辱。
 
  文章称,如今这些长期以来的焦虑已经因为讽刺杂志《沙尔利周刊》所遭受的致命袭击而变得更加明显,此次袭击事件关乎困扰当代法国的各种忧虑:对缓慢发展的伊斯兰化和不断高涨的反犹主义的忧虑,对极右派日益增强的力量和反穆斯林所带来的对抗反应的忧虑—在经济陷于停滞之际,这一切都关乎欧洲大陆精英的一种更广泛的遭到背叛的感觉。
 
  然而,尽管有这些衰落主义忧虑,但法国实际上并不是无关紧要,或者失去了力量。相反,我们有理由认为它正变得对欧洲和西方的命运更加重要、更加关键。
 
  文章称,“太阳王”(路易十四)时代不会复返。但从政治、文化甚至是思想上来说,在未来50年中,法国发生的事情可能比自两次世界大战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。的确,更能决定21世纪欧洲命运的最终可能是法国,而不是德国、希腊、英国或任何其他国家。
 
  让我们来考虑一下那场《沙尔利周刊》噩梦的核心问题:欧洲的民族国家能否成功让穆斯林移民融入,若他们不能将会发生什么。
 
  在这方面,法国看起来是关键的测试案例。法国的穆斯林人口在所有欧洲主要国家中是最多的,在这部分人口中,与欧洲大陆的其他地方相比,有些人在更大程度上受到同化,另一些则更为激进(在去年夏天的一次民调中,16%的法国公民表示支持“伊斯兰国”组织)。
 
  文章称,并不奇怪,对伊斯兰教的反应也出现了分化:与西欧其他地方相比,法国人对穆斯林的看法更积极,但在法国政界中,极右党派、玛丽娜·勒庞的国民阵线越来越强大,它的选举影响力现在很可能扩大。
 
  因此,如果有一条通向更大程度的穆斯林同化和融入的道路,那么它更有可能在法国得到开辟。如果伊斯兰激进主义将拥有更大势力或是变得更普遍、更危险,那么这也更可能发生在法国的势力范围内。如果令人非常担忧的欧洲极右派将由外围走向主流,那么这很可能将最先发生在巴黎。
 
  文章称,法国政治对于欧盟这个更广泛计划的命运也至关重要,欧盟眼下正因为德国利益与欧盟外围国家希腊、意大利和西班牙利益之间的鸿沟而陷于危机。这条鸿沟意味着,虽然德国人在经济上居于支配地位,但他们无法独立将这个联盟团结在一起。由于历史、文化以及地理原因,法国不得不充当弥合欧洲北部与南部之间隔阂的桥梁,令欧盟在政治上得以运转。当然,除非法国人选择不这样做。
 
  文章称,无论从哪方面来说,随着德国之星陨落,法国之星或将升起。一度令法国人十分担忧的人口状况突然变得有利于法国:德国人富有,但正陷于老龄化,而在法国,即使在经济不景气时期,出生率也急剧上升。到本世纪50年代,在一些情况下,法国可能再次拥有规模更大的经济和人口,从而使得它在一体化程度更高的欧洲占据支配地位,或者在一个比现在更分裂的大陆上成为最重要的国家。
 
  衰落曾真实存在,但未来尚未写就。如果真正的历史有待在欧洲创造—不论是好是坏,那可能首先创造于美丽的法国。
将本文转发至:
您可能还对以下文章感兴趣
上一篇新闻:上一篇:法国著名时尚品牌之迪奥
网站地图|关于我们|市场合作|TAG标签|联系我们